DSC_3971.JPG 

本文轉貼自 伊恩唐拔博士 文章系

談起狗兒的社會結構,人們常說它是個「線式強勢位階」的制度(譯註:1.『線式』:意謂假如甲狗高於乙狗,乙狗高於丙狗,那麼甲狗的地位即高於丙狗,2. 『強勢位階』:意謂由地位較高者藉強勢表現而維持的位階制度),在這個制度中地位最高的狗凌駕在所有其他狗之上,而地位排行第二的狗僅屈就於牠之下,但仍 在其他狗之上,依此類推至地位最低的狗;此外,大家還普遍相信以下假設:

1.地位的建立和維持要看誰力氣大及誰較強勢

2.較強勢的狗(即地位越高的狗)越具攻擊性

3.最強勢的狗最具攻擊性,所以那些老威脅別人、低吼、打架、咬人家的狗常被當成是地位最高的狗

這些假設多半相當不正確,以這種簡單制度解釋一個非常複雜的社會結構本已薄弱,何況這些假設性說法還偏離了如此簡化的解釋,而且當人類把維護本身傲慢的重要性遠放在訓練本身或治療問題行為之前時,這些說法很可能造成反效果,導致非人道的待遇,也可能很危險。

 

社會地位及攻擊性

大家一般都假設,地位高與攻擊行為有所關聯,但現實裡你很難找到一隻常吼別人、老是以暴力相向的狗老大,地位最高的狗極少吼別人-- 牠們根本很少有必要這麼做!真正的狗老大通常很冷靜自在,對於擁有的特權地位很有安全感也很有自信,因而沒有必要這邊吼吼、那邊叫叫地維持地位,套句心理 學家琳達.卡森博士的話:「假如你真有本事,根本沒必要四處張揚。」真正的狗老大反而比較可能會分享玩具、骨頭或睡覺的地方,並不會為此吵架;相反地,地 位最低的狗兒也很少吼人家,因為對牠們而言,最重要的人生大事就是想辦法隱形,不引起其他狗的側目,如果牠們吠叫、低吼或咬別人只會引來牠們最不想要的目 光,更何況如果打起架來,最可能打輸的當然是地位最低的狗。

既然狗老大不須威脅別人,而地位最低的狗一定是頭殼壞去才會威脅別人,毫無疑 問 地,如果狗兒沒事就吼人家而且經常打架,這顯示牠對自己的狗群地位既沒有安全感也不確定;在團體中,經常張牙舞爪表現攻擊行為是地位居中份子的註冊標誌, 比起狗老大或地位最低的狗,牠們較常作出威脅的姿態,也較常打架。

在幼犬成長過程中,某隻原來膽小畏縮、地位最低的幼犬搖身長成大流氓欺 壓別人的 情形很尋常,牠在成犬面前仍然行事低調,但牠面對其他幼犬或青春期狗兒(尤其是年輕公狗)時,過去地位最低的牠現在可能大肆耀武揚威,彰顯牠的惡霸新勢 力,不停騷擾別人,譬如牠可能一直瞪著別人看、把別人當獵物般攝手攝腳地追蹤、當討厭的跟屁蟲、跟進跟出地甩也甩不掉、或對別人亂吼鬼叫地。當有隻低地位 的狗在成犬背後接手管事壓陣時,其他成犬便很少會去理睬那些血氣方剛的年輕狗兒,而整個狗群中的氣氛通常也較不會那麼緊蹦。

 

下位者維護型位階制(Subordinance Hierarchy)

若以犬類發展的過程解釋成功建立的位階制度,比較符合犬類社會結構的解釋顯然是「下位者維護型位階制」(也就是討好求饒制),此說由英國靈長類學家塞瑪.洛威爾博士(Dr. Thelma Rowell)首先提出。

這種位階制度的維持由下位者對上位者表達尊重,由於下位者極少挑戰上位權威,所以上位者少有必要以肢體或心理上的脅迫表現強勢(如有必要則通常利用心理戰),如此一來便得以維持這種位階制。

 

位階制度的發展過程

由於幼犬個頭較小,氣力及心理成熟度亦略差,當牠們年紀小時無法與體型較大的同群幼犬、青春期狗兒或成犬在地位上作競爭。

於是,幼犬在尚未擁有足以威脅現有位階制度的能力之前,就已經學習到牠們在狗群 中的地位。大多數成犬對青春期以前的幼犬都相當容忍,但等牠們進入青春期之後,成犬(尤其是公狗)會時時像背後靈般尾隨牠們,監視牠們或對牠們低吼(尤其 對年輕公狗);儘管如此,成犬的騷擾行為大半只是心理折磨,而非用肢體,假如有隻成犬真的將幼犬修理得很慘,這隻成犬一定嚴重缺乏社會化至不正常的地步。

不過,在這個位階制度發展的重要階段,幼犬和青春期狗兒時時面對其他狗兒騷擾,牠們會感到驚怕非常,於是牠們學會:若要避免年長狗兒的折磨,就得誇張之至地表現討好求饒行為。

不 僅如此,幼犬和青春期狗兒很快就學到:大多時候,在年長狗兒開始找碴之前,只 要主動表現出討好的姿態就可能沒事;幼犬與生俱來的典型求饒行為包括:身子壓低貼地、接近對方時奮力搖擺身體,同時把耳朵壓平後貼、表現順服式的微笑、搖 尾巴時連同屁股整個奮力左右搖晃;幼犬可能會用腳搭搭對方的前胸,並且舔對方的臉頰(這個幼犬搭腳舔臉的乞食行為在此出現新的含意,青春期狗兒及成犬仍保 留這個用來討好求饒的幼犬行為);另外,地位最低的狗也可能會倒地翻身,張開後腳露出鼠蹊部,而有些狗則可能作出順服式排尿的動作(成犬或許可由尿液氣味 判斷牠的年紀)。

自此時開始,要維持狗群的穩定位階時,高階狗兒只要對付那些不主動對牠們表現尊重的狗兒,而所謂的「對付」通常也只是冷冷地凝視對方罷了。

 

地位的維護

利用打架或肢體駕馭的方式維護地位極其罕見,因為位階制度的主要存在功能即為減 少打架的發生。一旦大家的地位建立完成,這個制度在問題出現之前即已提供許多答案,例如,當兩隻狗面前只有一根骨頭時,誰該得到這根骨頭的答案早已決定, 沒必要打一架,人類的社會階級制度同樣也以類似方式解決原本可能發生的爭端。

舉例來說,一家大公司裡出現兩台車爭同一停車位的問題,一台車是公司執行長的勞斯萊斯,另一台車是業務副理的福特,不過今天即便是業務經理與小秘書來爭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哪個腦筋正常的人膽敢將自己的車停在上司的停車位上?沒有人會這樣做,所以問題並不存在。

狗的社會也一樣,可是有些誤解地位、強勢表現及攻擊行為的想法常使得打架問題變 得更糟。打架通常是狗兒缺乏社會化和狗群裡一些成犬不知如何社交所產生的結果,而且,一些對犬類社交行為的錯誤認知常造就某些「大狗兒主義」的飼主,他們 不但允許自己的狗對別人露齒鬼吼而且還鼓勵這種行為,以為他們的狗這樣才算好狗一條!這類的飼主一般是13-59歲之間的男性,他們養的公狗 也通常不外乎幾個犬種,這類主人上訓犬課時可能很令人頭疼,不過還是有可能讓他們開竅,你可以稱讚他的狗:「牠真是條好狗,可惜太愛鬼吼鬼叫的!嗯,也許 我們可以幫牠建立起自信,讓牠變成一隻可當老大的狗,你也知道的,狗老大才不會老去吼別人,牠們沒必要這麼做。」我總是很訝異在我這麼說之後,這類大狗兒 主義的飼主有很多人在開竅之後其實都成為很負責的飼主。

不幸的是,當這種地位必須以強勢蠻力獲取的觀念引申到訓犬方法及對待方式時才真 的很危險;許多所謂的「訓練」並沒有教導狗兒的作用,如果不稱這些方法是虐待,它們也完全只是傷害狗兒的方法罷了,狗兒常被當成我們的敵人,而非我們最好 的朋友;許多遊戲行為、打招呼或害怕的行為都被錯誤解讀成攻擊行為,恰恰給了不用腦子的飼主一個好理由,可以藉訓練之名虐狗。

舉例來說, 張口在空中咬(沒有接觸)、背毛豎立、低吼及皺起上唇常被誤以為是地 位的表現,但是其實它們通常表現出的是恐懼的反應,這種行為多半是可憐狗兒被嚴重修理後的直接後果;同樣地,很多人說狗兒噴尿作記號、跨騎在人身上、偷東 西吃、跳撲到人身上、或瞪著人的眼睛看很久全是地位的表現,因而建議飼主應該處罰牠們,另外一些接受錯誤認知的惡毒說法則更混淆視聽,完全把養狗的樂趣拿 走了。我認為這些行為只是需要以下處理:

狗兒在室內噴尿作記號──

牠需要大小便訓練

狗兒跨騎在人身上──

牠需要學習停止這樣做,而且也需要接觸適合的狗伴

狗兒偷東西吃──

牠迫切需要一個記得將食物收好的飼主,也需要使用我最愛利用的天譴法

狗兒跳撲到人身上──

牠只需要學習見到人時坐下即可

狗兒死盯著人眼睛看──

牠應該學習三件事:1.人的注視沒有威脅性 2.聽口令移開目光或注視他處,3.和善地與主人對看(主人也了解牠的善意)。

 

當然,狗兒必須在我們的控制之下,但這靠的是心理戰,而不是強勢蠻力,雖然處理 一隻地位中間的狗兒時,即便是個沒啥訓練經驗的人也可以猛用牽繩抽牠、吊牠、把牠翻在地上四腳朝天,或者屈打牠臣服,但如果贏了小的卻輸了大的有何用處? 把一隻所謂「地位高」的狗變成一隻「害怕」的狗可能有什麼好處呢?如果要牠當伴侶犬或工作犬的話,這兩類狗都同樣無用武之地。

還不止如此,大多數以肢體達成的糾正動作只有少數人能夠做得到,既然如此,何必建議那些新手飼主和狗兒拼力氣,明明早知道他們會輸啊?其實,假如動動腦就可達到相同效果,何必要花力氣呢?明明可以坐飛機飛越太平洋,幹嘛要用游的?

我們應該建議大家使用的訓練方法應該是一般飼主(不論是男女老少)都有能力運用 的有效方法。我們從狗兒行為的研究中至少學到了一件事:從幼犬還小的時候,飼主就必須在牠成長期間建立起對牠的控制力。與其用高壓方式逼狗兒就範;勸服牠 自願臣服將容易多了,這樣子牠也會很喜歡與我們共同生活,不會老是和我們作對。

 

作者:伊恩.唐拔博士(Ian Dunbar) 寫於1989年

本身為獸醫、訓練師、動物行為學家,也是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動物行為博士

投注十年時間鑽研犬類社會位階行為的發展及犬類攻擊行為

是在美開設幼幼班並推廣其重要性的第一人

著作多本訓狗書籍,致力推廣無繩牽制訓狗法。

譯文出處:http://tw.myblog.yahoo.com/jw!Nr_d8iiFEx9YSoi5srgw/article?mid=112

 

,

花花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